竹席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竹席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古董钟收藏贵族玩意的审美门槛_[#第一枪]

发布时间:2021-06-07 13:13:50 阅读: 来源:竹席厂家

张羿

罕见而又精致的鎏金青铜雕塑壁炉座钟“科学的胜利”,制造于路易十六早期,约1775年

摆放在卧室梳妆台上的古董钟,更具有个人趣味

绿色大理石与青铜鎏金壁炉座钟:泰勒马库斯的战车,制作于1807年左右。此钟的机芯是一个法兰西帝国时代的标准机芯,需要每八天上一次弦电影《蓝色茉莉》中,破落上等人被人看出穷酸样,是因为她无论在护士站、上设计课或是会朋友,都有且只有一只爱马仕包,这只不恰当地频繁出现在任何地方的包包出卖了她。

因此当古董钟表藏家对羊城晚报记者说:“光看藏品数量是没用的,如果你有300个古董钟,你应该至少有300个房间来放他们”时,你大概可以理解古董藏家们是怎样看待他们的收藏这件事。

罕见的青铜鎏金挂表,路易十五时代,约1760-1765年。由巴黎尤金·克里默收藏,在1913年5月6日,经由拍卖 成为巴黎著名收藏家威尔登斯坦的藏品。整个钟身为一个整体,这在路易十五时代绝对是极其稀有的情况A、“贵”族玩意的审美门槛

江湖有人戏称“单反毁一生,玩表穷三代”,事实上还有另一句话:“富玩表,贵藏钟”。是的,这样连起来你很容易会想起“三代出贵族”,其实收藏级别的古董钟表尤其充满“贵族气”——入门的确也许只需一只十几万或几十万的古董钟,但要上道却需要相应的一整套知识与收藏储备。而且,收藏古董钟的人,未必与玩表的人群是重叠的。虽然我们总是用“钟表”来统称他们所玩的类别,但藏家们却并不一定如此分类。在拍卖行当里,古董钟反而往往与古董家具一起,属于杂项。

作为俄罗斯圣彼得堡冬宫博物馆古代钟表与乐器修复实验室顾问的张羿,另一个身份其实是中山大学的数学教授,这很容易令人认为他对钟表的兴趣是源于机械数理,但他却对羊城晚报记者说,不,古董钟对于他而言,也许更大的价值在于丰富的文化内涵与其美妙的艺术性。“而且事实上,我在研究数学前,学的是哲学。”

“我看过世界各地的钟表博物馆,没有一个的陈列方式是令我完全满意的。”专门收藏18世纪到19世纪法国古董钟的张羿,这样对羊城晚报记者说,“古董钟当年就是作为一个房子里的重要组成部分而存在,在一个房子里,它有属于自己的位置。所以,如果要收藏300个古董钟,那么你应该有300座房子来放他们。而不是用一面墙或博古架来整齐地陈列他们。”原因为何我们随后奉上答案,但这句话对于许多正轰轰烈烈投入收藏高级钟表热潮中的国人来说,似乎也是一个很好的劝告。一个也许50万元就能买到的古董钟,与至少需要500万元才能买到的与其配套的房子,没有后者就不能证明你值得拥有前者,这就是奢侈品世界何为“贵”的规则。

B、每一个古董钟,都有自己的位置

每一个古董钟,都有自己的主题与气质。与英国钟的端庄大气不同,法国古董钟通常艺术性很强。造型融入了许多宗教故事、名画、名雕塑的元素,很多钟盘都是画家手绘上去的,而外面的装饰铸件,很多也是雕塑家完成的。所以常能见到一个古董钟上有好几个人的签名。因此也更讲究跟家居风格摆设的美感搭配。

“钟表本身就应该以某种姿态待在一所房子的某个地方,他们要与特定主题的名画、烛台互相呼应,而不是像商场货架一样并排陈列。”在张羿教授广州的家里,我们也能大概看到这样的布局。客厅的墙上挂的是《维纳斯的诞生》,油画下的座钟是手持书卷的雅典娜,“因为我这里的房子不大,客厅其实对于我而言更像一个书房,所以我摆的这个钟主题是‘思维与学习’。”而卧室的主题是爱情,主墙下的古董钟,是爱神从玫瑰花中钻出来,一手持着爱神之箭,另一手却是玫瑰的刺,“这告诉人们也要当心爱情有时会有刺痛。”

而起居空间,摆着精致的战车古董钟。为什么不放在客厅迎客?张羿说:“似乎将这个太阳神阿波罗对着雅典娜,不太好。但这里也没有更恰当的空间摆放它了。”

C、穿越在古董钟小传中

尽管作为冬宫的古代钟表与乐器修复实验室顾问,对于18、19世纪的法国古董钟已经非常熟悉,每个古董钟到手,张羿还是会喜欢抽空去寻找整理每一个钟的相关资料,为每一个钟写小传。仔细如同博物馆。当然,也会为了某一只古董钟的图样,到法国、意大利的博物馆去查证。因为这些手工制造的古董钟,每一个都会有自己的故事。

例如一个由王室钟表师利鲍特与青铜铸造师罗伯特·奥斯蒙德制作的“科学的胜利”,他细细整理资料,写下:它的设计灵感来源于一幅现在存放于巴黎国立艺术历史研究所内的素描图。外壳设计思想源于新古典主义建筑。并且考证:我们知道有三个类似的钟表,头两个现在属于法国国有家具收藏,这其中的一个是在1778年时放在凡尔赛给某个皇家妇女应用,另一个则是1777年时阿尔托伊斯伯爵为圣殿宫购置的;第三个类似的钟表珐琅盘上有“利鲍特,贝拉封丹”的签名,现在属于英国王室的收藏并置放于温莎城堡,见英国王家财产清单(Inv.RCIN30021)。

而另一个“泰勒马库斯的战车”,外壳应该是由法国雕塑家让·巴菩提斯特·博伊尔(生于1783年)设计,之后由青铜铸造师让·安德烈·瑞持(1752-1817)铸造完成的,后者为制造此钟所作的草图于1807年被收入当时的帝国图书馆,现在仍存留在法国巴黎的国立图书馆内的版画室。这个钟表存在几个不同的变种,它们大都被收藏于不同的欧洲王室的宫殿之中或是博物馆里。最有名的应该是曾经属于拿破仑的夫人约瑟芬皇后的那个,它现在仍旧陈列于拿破仑与约瑟芬的私人住宅马尔送城堡的博物馆内。而另一个曾经属于俄罗斯沙皇亚历山大一世的钟表,现在陈列于彼得霍夫的凯瑟琳宫的蓝色大厅。

看着这些资料详实的钟表小传,似乎在这些古董钟身上的时间从没有中断过。尽管张羿也会感慨说,未必每只古董钟都能找到完全的史实资料。因为这个世界就是会这样,有的东西放了50年,突然就会发现真相另有其事,但这真相的出现也是很偶然的,需要某种机缘。

保养提示

对于做工精美的古董钟,许多人会担心保养问题。事实上,张羿认为青铜鎏金的古董钟保养并不难。一来金是不会氧化的,虽时间长久表明容易变脏变黄,只要做个专业清洗即可(当然日常太常擦拭反而容易将表面的鎏金擦掉)。其次当年真正拥有这些钟的都是法国的有钱人,他们所住的城堡很潮湿,当然也不会有现代社会的各种抽湿设备,所以对于现在的保存环境,古董钟的收藏者们应该没什么可担忧的。

收藏提示

车形摆钟,是法兰西帝国装饰艺术创作中最辉煌也是最奢华的一部分,从1790年的法国督政府时代,经历拿破仑帝国,直到1840年代的波旁王朝复辟时期,法国的艺术家们制作了相当一批(当然也不是非常之多)的造型各异、形象生动的青铜鎏金车形摆钟。这些钟表从一出世就受到包括法国本身的欧洲各国王室与贵族们的喜爱和追捧,成为他们豪华的宫廷陈设的一部分;直到今天,它们仍是西方国家有实力的综合艺术博物馆喜欢购买并陈列的装饰艺术品。

不过,张羿表示,包括车形钟表在内的众多法兰西第一帝国时代的钟表直到第二帝国时期,即拿破仑三世时代,甚至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还都有仿制品,这些作品由于工业化生产,除非极个别几个为第三帝国皇室订制的作品,总体来说,其质量与收藏价值都远远不如18世纪30-40年代以前的作品。

管口成型设备批发

折叠灌装机价格

油炸输送带货源

相关阅读